返回中國

1656年3月30日,卜彌格和鄭踏上了返回中國的旅程,船上的旅程充滿危機,有半數的同伴死於航程中。11月6日,他們到達了果阿,卜彌格獲知了永曆皇帝的近況,南明政權現在僅控制中國西南部的一小部份。他還收到了澳門耶穌會士的來信希望他們返回澳門(此時的澳門已和清廷有密切的商業來往)。但是卜彌格與鄭沒有放棄,他們乘上一艘回教徒的船前往暹羅王國(現為泰國)。

1658年初,卜彌格與鄭到達了暹羅王國的首都Ayutthaya,他們在這裡收到了另一封來自澳門參議院的信,內容大致是要求他們不要回到明朝。卜彌格在寫給羅馬的書信中描述了他這趟在馬來半島的旅程,包括了與老虎、大象和犀牛的近距離接觸。

1658年五月,在瞭解了明朝政府仍然坐落在廣西省後,他們決定前往目的地,並乘上了中國的海盜船。他們已經做好了為了完成亞洲任務而犧牲的心理準備。

8月10日,在印度支那半島周圍進行了兩個月的危險航程之後,卜彌格與鄭到達了Tonkin。卜彌格就是在這裡寫下了寄給歐洲的最後一封信,這封信樂觀地談到了明朝軍隊的近其表現,似乎對明朝最終將會獲勝充滿信心,他一直都是明朝的忠實大使。雖然當地神父堅持反對卜彌格等人完成進一步的旅程,但他們還是毅然離開了Tonkin。

1659年2月16日,在獲得了許可之後,卜彌格與鄭終於入境了中國,但是滿清征服了更多南明領土的消息也傳給了他們,結果他們無法成功地到達南明永曆皇地的所在地。他們決定折返Tonkin,並從那裡嘗試另一條途徑緬甸的路線,但最終被拒絕入境。

6月22日,卜彌格筋疲力竭,最後在他唯一的忠實伙伴Andrew鄭的陪伴下過世,他被埋葬在從南寧到河內的沿線上的某處,在其墓上放了一個簡單的帶有中文致敬的十字架,迄今為止,他的埋葬地點仍舊未明。1652年9月29日,卜彌格穿著漢服在Smyrna的一間教堂中出現,他向聽眾介紹了中國代表團的近況,並表明了他此行前往羅馬的目的。這段演講內容成為了他的作品"Brevis Relatio"的基礎。

12月,卜彌格與鄭到達了威尼斯共和國,但因為羅馬教皇與共和國間的衝突,他們被拒絕入境。他們為了完成任務,向法國大使尋求幫助,大使對他的任務很感興趣,最後決定協助他們。12月16日,卜彌格成功地向威尼斯總督以及共和國參議院解釋了他的使命,並給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但這也給卜彌格帶來了麻煩,因為法國跟與教皇親近的哈布斯堡王朝背道而馳,事實上,他在未獲得上級事先許可的情況下就將書送出版進一步增加了他們的不滿。

卜彌格被指控未經過耶穌會的批准而在中國發表作品,並且未經許可就向歐洲大學的校長發送了他的論文"Ratio eurum",其中的宣教手法被羅馬視為"異端"。

12月21至28日,新當選的耶穌會會長Goswin Nickel譴責卜彌格在威尼斯代表明朝的行為。卜彌格被隔離在洛雷托,教皇質疑了他帶來的信件的真實性,並有一封匿名信懷疑他作為明朝特使的資格。

1653年4月1日,舉行了一場聽證會討論卜彌格的案子與他的使館。

1654年,法文版的"Brevis Relatio,Reititur iter R. P. Michaelis Boym ex Sinis in Europam"出版。(卜彌格神父從中國到歐洲的航行報告)

1655年1月7日,反對卜彌格與耶穌會的"中國禮節"習俗,包括了他們在天主教的禮拜儀式中穿著漢服與禮儀的教皇英諾森十世過世。同年四月,樞機主教Fabio Chigi接任教皇。

1655年下半年,卜彌格的請托終於抵達了梵蒂岡,此時明朝還擁有著約三分之一的領土,且反清復明的勢力依然在剩餘的土地上成倍增加。12月7日,在經過了三年的漫長等待,卜彌格與Andrew鄭終於被教皇亞歷山大七世接見,但是教皇除了表示支持以外,沒有提出對明朝的任何具體援助。

卜彌格與鄭(也成為了耶穌會士)前往里斯本向葡萄牙國王約翰四世尋求援助,葡萄牙決定支持明朝,並承諾提供軍事援助。